在這一段裡我要寫些什麼呢?
我想不知道每個人找到自己方向了沒有,
我可是會很自傲的大喊:「浪漫理想在哪裡啊啊啊啊啊~~~~~」的人

我還記得很清楚,我的夢想不是配樂家就是小說家
「不成為毋寧死!」這種事情我還是會考慮
總而言之,叫我當個小學老師這種事情──實在是太恐怖了,恐怖到海賊王或許100集才會完結
但現在的我卻逃離不掉這個系統
就像無止盡往前旋轉的倉鼠之輪
我想我的雙腳應該是正在跳耀於格子與格子的中間,但下一步卻可能還在頭上;看不清、踏不到。

但我還是會奉母命完成教程啦,就現實層面來說
但這樣情況下的我,還能做什麼事呢?

(轉換氣氛的分隔線)

我目前為止去過的音樂大國:日本、美國及歐洲
我還能有機會,到那裏去看看我這隻倉鼠「能」跳得多高嗎?
這隻倉鼠有沒有能走出籠子的一天
還是去吃粉筆灰!

爸爸說,日本的市場普遍不重視女性
有人說,歐洲正在沒落,美國才是新時代的開端
老師說,美國的正統文化精髓哪能比的上歐洲,當然要去歐洲

這世界是怎麼回事,除了有人才的屏東以外都沒地方可去啦!

我想,現在的當務之急
是要戒掉我的電玩本命
戒掉打混放空的天份
戒掉一些我明知是墮落深淵卻跳下去的窟窿

戒掉這些事物過後的我
會不會變得比較強呢?

還是四不像!

創作者介紹

遷徙型自大者

tasi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ilu
  • 你所謂的浪漫主義是??
    不過你還真有毅力呀
    小說家跟配樂家
    感覺很不錯呢
  • 是啊是啊
    很有紅老大的氣魄吧

    如果都可以當上我就可以了無遺憾了!
    而不是只當個音樂老師。

    tasiyun 於 2008/10/13 18:23 回覆

  • zen
  • 好無奈的感覺
  • 這就是現在的情況吧

    輪子與我──給這篇文章的副標題~

    tasiyun 於 2008/10/14 07:4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