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 在返鄉後,月の繭的陪伴下
總覺得人其實不是害怕改變,只是周遭突然轉瞬化移時,對於自己的留白
無法言喻的不捨


現在紀錄時間是晚上8點40分,長達兩天的城鄉交流已平安結束
在星期一(3/24)的凌晨,在數度惡夢叨擾下,終於在五點半帶著鬆一口氣的氣氛離開被窩,雖早,但因為不用再做七點十分才起床的噩夢;而感到解脫。

到校、上車、繼續補眠、配著調好催眠效果的清醒音樂、拉下窗簾,北上
途中才知道,原訂計畫要到的總統府,因為服貿議題而警戒
前一日才爆發水柱衝突,星期一當日勢必仍然處於戒備森嚴狀態,只好摸摸鼻子,將木柵動物園拉長時間好好逛。現在回想,看見圓仔就看到幸福、看見它只要爬樹就可以這麼度過一生的熊生,感到「人」應該也有類似的人生路徑。
今天的圓仔很配合,人不多所以可以看得比較舒爽,天氣微陰,動物們似乎都像養了台北人個性一般,落落大方的讓遊客近距離看個過癮。小時候,原本覺得長得不得了的綠蔭小徑,現在的假大人樣,卻覺得這條道路變窄。難道是眼睛看見何物,心中便是何物嗎?
只希望我的心中不是只有一條小徑。

在簡易而稍嫌難吃的便當過後,麗山高中的小領隊來領著孩子們開始遊園。從最北端的企鵝一路往回走下。看到小時候記得很大館但其實不大館的企鵝館,走下起伏緩和的擬態山巖,看見從小明明就覺得很遙遠很廣大的非洲動物區與主人們。過去總覺得動物都躲在一端,遊客到底要看甚麼?今次走訪過後,才發現他們其實也超級討厭炎熱的天氣。要不是有冰涼的山洞可以窩,他們或許都不想要到太陽下散散步。而或許是動物園照顧有佳,預期中的騷味降到我幾乎聞不出來的狀態。看完期待已久的台灣黑熊、黑糖,回想起在niconico上看到的服貿漫畫,頓時不那麼想要圓仔的周邊,所以思想洗腦果真非常好用,不只可以用來帶動群眾,還可以用來遏止消費慾望。
中途,與小孩子們走散,便順理成章的與護士阿姨走一塊兒,來了趟平靜的動物園閒走之旅。不知何故,麗山高中的小領隊們,一路的催著往前行,走馬看花一詞差一點就要名副其實,幸好小孩子的生涯仍長,未來他們還會有機會到訪。
坐在動物園入口處的圓形木椅上,抬頭望天,但是老天根本就不浪漫,因為天空一點也不藍。但因為不藍,所以很涼,心裡很平靜,除了走丟的老師身份。所以動物園,果然是用來散心的好處去。先不論到底外頭發生甚麼事:吃了就睡,睡飽了就抬頭看天,天陰了就躲,躲完了總有一天雨停日出,這樣的生活真的、也可以如此簡單,就像動物園的動物一般。

最後,將麗山高中的孩子送回。也將美麗又充滿潛力的高中校園羨慕一番。有很多想法,只會誕生在已懂、又不怕人海無涯的高中生活裡,如果還能找回那種衝動,就只能走到學生裡頭吧。 
夜黑了,經過幾個無法不在意的拒馬路口過後。國軍英雄館到了,簡便的房舍,4張單人床+上下舖,更簡便的晚餐消化完畢。與孩子們搭捷運一同前往兩廳院,見到一點都不在我預料名單裡的紙貓熊,正在此處展出。一天下來,我所感受到的某種奇怪的氛圍再度出現。台北在我的印象中,一直是精明幹練,不容許遲緩錯誤。但在第一天的幾個展點過後,所接觸到的服務員都充滿著和平的微笑,那微笑甚至完美到像是經過訓練。動物園裡、兩廳院旁,服務生的微笑都像是整齊的街道那般高雅整潔。讓我回想起一直以來,不定期會發作的怪僻:將路旁住戶的門戶像是透視那般往內望,就著一眨眼間的印象來推敲屋主一家的生活型態。雖然不會隨意與他人討論觀察過後的感想,但在腦海裡輪完一番以後,在我的腦海裡,那戶人家的日常起居似乎都不修邊幅到了極致。

但這次的台北行,那些連招牌、路間小草、磁磚泛黃都整齊一致的詭異的台北市,讓我看不出來人類的生活痕跡,或許是特意要將日常、不獨特、不優雅的那一面隱藏起來,我很難在這趟旅途裡找到台北人的生活輪廓。
這也無所謂優劣,二級城市、鄉下人本就有他們生活時必須不在乎的某些細節,但可以將這些細節依依掩蓋起來,讓我深深感到「真不愧是台北」。在這樣的環境裡,自己都會為了自己的不優雅感到羞愧,雖然羨慕著那種時尚的生活,但又自覺自己絕對無法堅持這樣的生活直到終老。想到這裡,我的靈魂大概就再也不會變成台北了─總覺得應該感到可惜。

帶隊回被窩的街道上,等著小孩打完電話時,突然驚覺自己無法不歧視在街椅上睡覺的流浪漢,無法改變自己帶有偏見的身份界定,無法知道自己該如何教導孩子不用有色眼光看待奇人異士,我承認實際上我做不到,我的本能反應讓我驚覺──這世界不會有公平的那一天降臨。服貿抗爭進入滿一周歲,人們本當追求高利益、更在道德上追求落勢的積極公平、我們告訴自己要追求人們雖生不平;但活要平的社會,但只是街道的一張椅子一個流浪漢,便覺得──怎麼可能有如此世界,就連北歐幾大國,我都不敢相信真的會有一個流浪漢不受歧視的國度。
人類所組成的社會,永遠都不會有公平的一天。
滿腹胃痛難解的題目,在返回國軍英雄館後,在心裡為義美霜淇淋落敗全家斷定後,在眾多疑惑中我總算可以做出某一題的解答後,我酣然入睡。



再度於數度起身的不眠夜,掙扎又獲救般,起身為自己整裝。
城鄉交流第二天,濱江國小之日。

國軍英雄館的早餐果然不負盛名,就算是團體客的簡易式桌餐,稀飯依舊令我喀了兩碗,久違的甜豌豆熱情的勾引我的食欲。青菜、甜豌豆、綠豆稀飯,這樣的早餐確實簡單又飽足。

踏上從未開起個人小電視的遊覽車,重頭戲的濱江國小參訪,登場。

在網路上查過,預估學校特色便是豐富的外語教學情境。實際走訪過後,果然不負期望,不僅有美式餐廳情境(本組),還有交通號誌與街道、便利商店、蔬果店、醫院、烘焙坊,強烈喚起我家家酒的玩性,如果我是孩子,在參觀當下想必興奮到衝來衝去吧。
濱江的第二個有特色的地方,當然就是各校都努力經營的圖書館,不僅面積廣大、藏書豐富、座位區與借閱閱覽的設計都極具親和力,不想好好讀書也難以抗拒坐下來拾起書本的魅力。最後迎來馬以南的到場。雖說最後的收尾略顯草率,但發展至今的太陽花學運,實在很難不將馬政府與她多做心理聯想。所以像是洗腦、灌輸這種類推導向思想,果真讓自己很難控制自己啊。

在參觀不到東西、看不到星星的天文館,午餐吃畢,便起程返鄉。

路途中,看見新聞說了學運的事
馬航總算找到的事
俄羅斯威嚇烏克蘭的事
歐洲大國與美國聯合要制裁俄國的事
梅克爾說G8若沒有共識便連假先都假不出G8的事

明天要回復上課
星期六要運動會
下禮拜一補假
我的論文沒寫
音樂會沒底

便好想要找張紙好好的寫上

冰菓

I Scream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siyun 的頭像
tasiyun

遷徙型自大者

tasi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